你想想他之前站在台上说的那些话就都明白了

 “肩章我帮你保留在陆特总部,你什么时候想穿上这身衣服了,就回来看一眼。”张玉干说道:“随时都可以来,怎么样?”
 
    “不怎么样。”苏锐着实没有任何办法了,说道:“那我能不能拍张照片留着,然后自我欣赏?”
 
    张玉干仍旧拒绝了:“拍照可以,但是照片不能带走。”
 
    听到连照片都不能带走,苏锐又蔫了。
 
    他想了半天,才有气无力的说道:“首长,要不您老人家给我半个小时,让我照照镜子过足瘾,然后我再脱衣服,您看成不?”
 
    “你可以天天呆在这里照镜子。”张玉干笑呵呵的带着李剑出去了。
 
    而苏锐真的就开始在镜子前美美的照了起来。
 
    …………
 
    另一间休息室里面,张斐然正等着向张玉干告辞。
 
    看到张玉干走进来,张斐然连忙站起身来,说道:“玉干叔叔,我也得回去了,今天真是太麻烦您了。”
 
    张玉干倒是没有急着放人,而是笑呵呵的说道:“斐然丫头,看了今天这授勋仪式,你感觉怎么样?”
 
    “很震撼。”张斐然言简意赅的说道。
 
    “这么简单?还有没有别的评语?”张玉干又问道,他坐了下来,不慌不忙的喝了口茶。
 
    见此,张斐然也只能坐下来陪着。
 
    “如果再用一个词来形容我的心情的话,那就是出乎意料。”张斐然实话实说。
 
    何止是出乎意料,简直是被彻底的震撼到了极点!
 
    “你今天应该是刚刚见到苏锐,实话实说,你觉得苏锐怎么样?”张玉干问道。
 
    “他这个人让我有种捉摸不透的感觉。”张斐然思考了一下,才说道:“他有时候看起来很简单,但仔细的想一想,又会觉得他非常的有心机,但当你认为他有心机的时候,他的一些表现,又会让你觉得这个人非常单纯,这也是让我最矛盾的地方。”
 
    不得不说,张斐然的阐述非常准确也非常精彩。
 
    这正是苏锐身上矛盾的地方。
 
    当你认为他简单的时候,他往往会复杂的让你感觉到惊恐,当你认为他很复杂的时候,他往往很简单,简单的让人心疼。
 
    张斐然不愧是心理学博士,才见了苏锐没多久,就已经分析出了对方的这个特质。
 
    张玉干笑吟吟的抿了一口茶,接着说道:“斐然丫头,那你觉得,你有可能和苏锐成为朋友么?”
 
    张斐然不知道张玉干问这话究竟是什么目的,还以为对方是想给她和苏锐说和说和,于是苦笑着摇了摇头:“玉干叔叔,这几乎不可能,苏锐今天早晨还把我的两个哥哥一个侄子打的进了医院,我是张家的人,又怎么可能和苏锐成为朋友呢?”
 
    听了这话,张玉干无奈的说道:“这小子下手太重了。”
 
    张斐然直截了当:“玉干叔叔,您太护着他了,他这么嚣张,真的会骄兵必败的。”
 
    “不,斐然,这一点你就错了。”张玉干摇了摇头:“所有人都会骄傲,但是苏锐一定不会。”
 
    张斐然嘴上没说话,但是心里却不相信,毕竟年纪轻轻就成为了少将,这可谓是少年得志,放在谁身上,谁不会骄傲?
 
    张玉干知道张斐然的心里在想些什么,于是轻轻的说道:“你想想他之前站在台上说的那些话,就都明白了。”
 
    话已至此,无须再多言了。
 
    张斐然陷入了深深的沉思之中,连张玉干什么时候离开的都不知道。
 
    ps:第三章送上!
 
    发现嘎嘎阿哥给了一个万赏,很给力,特此感谢!
 
    咳咳,燕陵侯童鞋,我去准备第四章……
 
 第1418章 搭顺风车!
 
    苏锐之前说是要试穿半个小时,结果对着镜子臭美了足足一个小时,这才小心翼翼的脱了下来,把衣服叠好收进了箱子里面。
 
    换好了便装,他恋恋不舍的看了那箱子一眼,自欺欺人的说道:“今天算是过足瘾了。”
 
    他知道,扛上这颗将星,就意味着他从此将承担更多的义务,国家有需要他的时候,他必须毫不犹豫的站出来。
 
    以苏锐的性格,更倾向于过那种闲云野鹤的生活,可是,他的心底有着化不开的军绿色的情结,也无法拒绝那颗将星的召唤。
 
    是的,就是召唤。
 
    即便人已经离开了军队许久,但是苏锐的心还是永远守在这里的。
 
    苏锐深深的看了装着军装的箱子一眼,便转身走出门去了。
 
    没想到,张玉干和张斐然正站在门口呢。
 
    也许是在授勋仪式上面被苏锐震撼了,因此张斐然此时再见到对方的时候,不禁觉得有那么一点不太自然。
 
    “首长。”苏锐说道。
 
    张玉干笑呵呵的:“怎么没再多臭美一会儿?”
 
    “臭美的时间再长,也还是得脱下来,我得保持新鲜感,好留个念想。”苏锐抗沮丧着脸。
 
    如果抛开所谓的身份和立场,那么张斐然真的要替苏锐打抱不平了,出生入死得了个少将军衔,居然连军装都不能带走。
 
    不过,由于这是保密原则的规定,张斐然也没什么话说,而且,苏锐是张家的敌人,她必须冷眼旁观。
 
    “首长,您老人家这是做什么?”苏锐没好气的说道:“我才不坐这辆车呢。”
 
    张斐然苦笑:“玉干叔叔,您这是……”
 
    “斐然丫头,让苏锐搭你的车回去吧,我这里没有空闲的车。”张玉干笑呵呵的说道:“你有没有意见?”
 
    张斐然心想这不是乱弹琴么,不过她还没来得及回答,就听到苏锐说道:“我有意见!首长,您老人家这不是乱弹琴么?”
 
    听到苏锐居然把自己心中的想法给说了出来,张斐然竟然一个没忍住,笑了出来。
 
    不得不说,她确实是个美女,这么一笑,竟然有些百花齐放的感觉。
 
    不过,笑完之后,她立刻发现这样有违自己的立场,连忙收敛了笑容。
 
    苏锐嘲讽的看了她一眼,毫不客气的说道:“笑起来还挺好看的,可惜就是年纪大了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