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实在无法把眼前这个油嘴滑舌的家伙和之前的

  女人都不喜欢别人说自己老,张斐然也不例外,她虽然三十大几岁了,但是保养的非常得体,从外表看不出来她的真实年龄,顶多三十出头的样子。
 
    苏锐这么一说,真的是犯了所有女人的忌讳。
 
    可是他偏偏就意识不到这一点,或者说意识到了仍旧故意这样说。
 
    想到苏锐有可能是故意的,张斐然反而不生气了,她还就要较劲了。
 
    “我带你走,你敢不敢上车?”她直视着苏锐的眼睛,说道。
 
    “哪有什么不敢的?”苏锐说道:“不过我不屑上,我不想和没脑子的人一辆车。”
 
    他还是继续发挥毒舌本色。
 
    没脑子?
 
    听到苏锐这样说,张斐然又本能的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胸……她真是被苏锐之前那句“胸大无脑”给整的有阴影了。
 
    抬起头来,看到苏锐那嘲讽的笑容,张斐然顿时意识到自己上当了。
 
    她实在无法把眼前的男人与之前站在台上光芒万丈的年轻少将联系到一起去,双方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
 
    “苏锐,坐不坐车随你,反正我这里没车送你。”张玉干笑呵呵的说完,便转身走了。
 
    “那我就勉为其难的坐一下张阿姨的车好了。”苏锐这一张嘴真是毒死人不偿命。
 
    “张阿姨?”
 
    听到苏锐这样喊,张斐然的脸登时就黑了下来!
 
    这张嘴怎么可以这么贱?居然喊自己阿姨?
 
    张斐然快走了两步,来到了车门旁边:“你爱坐不坐,我还不乐意带你呢!”
 
    可是,苏锐的无耻程度远远超出了她的想象,这货之前还一副大义凛然宁死不坐车的样子,结果瞬间就变了脸。只见这货的动作比张斐然快多了,后者才刚刚拉开驾驶室的门,苏锐就已经一个箭步抢上来,端端正正的坐在副驾上了!
 
    张斐然登时气结,只见这个家伙目视前方,一本正经的说道:“我搭个顺风车,你应该不会介意吧?”
 
    “我介意!”张斐然怒声说道。
 
    “你介意也没用。”苏锐系好安全带,微微一笑:“快开车吧,把我送到酒店就行了,今天消耗的有点大,空着肚子午饭还没吃,我先睡一会儿。”
 
    说着,苏锐竟然把座椅放到了后仰的角度,躺在上面睡起觉来!
 
    “真不要脸。”张斐然终于见识到了什么叫做真正的厚脸皮。
 
    她黑着脸发动了车子。
 
    苏锐微微睁开眼,看着对方带安全带的模样,呵呵一声冷笑:“果真是胸大无脑。”
 
    由于张斐然今天穿的是连衣裙,比较轻薄,因此安全带勒在胸口,导致弧度非常明显。
 
    张斐然是学心理学的,她知道,自己已经着了苏锐的道了,如果再这样下去,那就全面处于下风了。
 
    “闭上你的嘴。”张斐然冷冷说了一句,然后便缓缓驶出了陆特总指挥部。
 
    就在这个时候,正闭着眼睛的苏锐突然开口了:“你是单身吗?”
 
    张斐然不答话。
 
    “是不是从来没有谈过恋爱?”苏锐又问道。
 
    张斐然冷笑两声:“谈过,还谈过不少呢,什么肤色的都有。”
 
    “噗!”苏锐一口口水差点喷了出来:“就你?得了吧,还什么肤色的都有,睁眼说瞎话不怕雷劈?”
 
    “你又不知道我的恋爱史。”张斐然目视前方,她想要专心开车,可是苏锐已经把她的心情给搅乱了。
 
    她确实没接触过男人,以前上大学的时候是有过暗恋的对象,但是在国外学业繁重,无暇他顾,她又是个事业心比较强的女人,所以一直拖到了现在,都没找男朋友。
 
    但是,张斐然很好奇,苏锐是怎么知道的呢?难道说自己的某个习惯性的动作或者用词出卖了她这一点?
 
    学心理学的人总是喜欢钻牛角尖,张斐然不自觉的就把她自己给带到了死胡同里面了。
 
    没想到,苏锐直接老气横秋的说道:“你这么暴躁没耐心,一看就是没有被男同志滋润过的,你得提高警惕了,不然过两年,更年期就得提前来到了。”
 
    张斐然还想听到苏锐从心理学角度给出的分析呢,没想到后者直接来了一个流氓解答!
 
    “你都是少将了,怎么还能说出这种不要脸的话来?”张斐然冷冷说道,她实在无法把眼前这个油嘴滑舌的家伙和之前的国家英雄联系到一起!
 
    “嘘!”苏锐做了个噤声的手势:“保密原则,不能泄露半个字。”
 
    张斐然直接被憋的说不出话来了。
 
    苏锐微微
    她越发的看不透这个男人了。
 
    而苏锐这一觉,居然睡了三个小时。
 
    他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问道:“到哪儿了?首都是不是堵车?”
 
    张斐然已经把车子停下来了,她望着周围渐渐暗下来的天色,有些郁闷的说道:“不是堵车,我好像迷路了。”
 
    “迷路了?”听了这句话,苏锐的困意尽去:“大姐!都三个小时了,你还没绕出去?这么长的时间压根都能从首都市区穿两个来回了!咱们进来可不就只是走了一条路吗?你这样也能迷路?”
 
    “什么一条路?明明就是七拐八绕的!”张斐然不爽的咬了咬嘴唇:“都怪你,你要是不睡着,我能迷路吗?”
 
    苏锐没好气的说道:“我也没想到你这么笨啊!你看,我之前的话应验了,对不对?”
 
    张斐然闻言,又情不自禁的瞥了自己的胸前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