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只能先下车避免和苏锐在狭小的空间里面相处

 果不其然,苏锐又是在拿自己的“胸大无脑”说事儿,这个可恶的家伙!
 
    “这里山路那么多,手机也没信号,都没法定位,能怪我吗?”张斐然的脸色很不好看。
 
    “废话,这里是陆特总指挥部所在地,也是陆军最强特种部队的训练场,怎么可能让你用导航?”苏锐贱之又贱的摊了摊手:“嘿,张大美女,懵逼了吧?”
 
    看着苏锐那贱样,张斐然真的想把手机摔到苏锐的脸上去。
 
    这哪里是个新晋少将,明明就是个兵痞!
 
    “那你说说,该怎么办?”张斐然努力压下心中的怒气,没好气的说道。
 
    “你的油量还够支撑多远的?”苏锐问道。
 
    “二十公里左右。”张斐然看了看油表,非常郁闷。
 
    “你傻啊。”苏锐指了指自己的太阳穴:“油表红灯刚刚亮起来的时候你怎么不叫醒我?”
 
    ——————
 
    ps:呼,终于算是完成了,已经连续五天了,这感觉就俩字——酸爽!
 
    我知道,咱们明天一定不会互相伤害了,对不对?
 
    那谁谁,好几个要给我寄一箱红牛的,站出来,放学别走!
 
 第1419章 深山老林!
 
    油表报警的时候,大概还能开九十公里的样子,在苏锐看来,这么长的距离足够离开这片深山老林了。
 
    “你自己睡的喷香,还怪我?”
 
    事实上,张斐然真的想把苏锐叫起来的,但是她不想在“敌人”面前示弱,于是才一直硬撑到现在。
 
    “现在天色也暗下来了,只有一个办法了……”苏锐懒洋洋的说道:“等天亮了再说吧。”
 
    “那你知不知道这里是什么位置?我可不想在这深山老林里面过夜!”张斐然开始着急了。
 
    “我不知道位置,但是能判断出来方向,不过,你这二十公里的油,肯定是不够跑出去的了。”苏锐大大咧咧的说道:“所以,先睡一觉,咱们的仇怨,睡醒再来清算。”
 
    睡醒再清算仇怨?
 
    什么仇什么怨?都什么时候了,还要提这茬?
 
    苏锐话刚说完,只见到张斐然解开了安全带,砰的关门下车了。
 
    和一个陌生男人甚至是仇人呆在这里,这让张斐然感觉到淡淡的心慌。
 
    她知道,如果苏锐在这里对自己做出什么事情来,根本不是她能够反抗的了的,所以,她只能先下车,避免和苏锐在狭小的空间里面相处。
 
    就在这个时候,苏锐也下了车,张斐然见此,往后退了好几大步,拉开了安全距离。
 
    苏锐见此,没好气的说道:“张斐然,你未免太自我感觉良好了,我虽然是个男人,但不会见女人就想着那种事情的。”
 
    听了苏锐的话,张斐然并没有放下心来,毕竟从开始见面到现在,她从来都没摸准过苏锐的心理状态。
 
    “那你说说,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张斐然无奈的说道,和苏锐之间仍旧保持着好几米的距离。
 
    “在车里睡一觉,明天白天用剩下的油量,能开多远开多远。”苏锐说道。
 
    “你这也叫方法?”张斐然听了,没好气的走向一边。
 
    虽然刚刚立了秋,但是秋老虎还是非常凶猛的,天气仍旧很热,在这样的深山老林里面,蚊虫肆虐的厉害,张斐然刚刚站在这里没多久呢,就已经被蚊子叮了好几口。
 
    她痒的实在太厉害,于是不得不去挠着。
 
    苏锐见此,走到路边,摘下了几片车前草的叶子,然后从边缘撕开,一片透明的薄膜被撕了下来。
 
    走到张斐然的面前,苏锐把那一层薄膜递给她,后者却警惕的没有接下来。
又在给自己下套,苏锐见此,说道:“这里的花蚊子很厉害,试不试由你,反正你穿的是连衣裙,如果这样下去,不一会儿就会被叮的满身包的。”
 
    张斐然确实是被蚊子咬的不行了,抱着死马当成活马医的态度,接过那片薄膜,贴在蚊虫叮咬的红疙瘩上面。
 
    在她看来,接下来发生的情况简直堪称奇迹。
 
    那从叶片上撕下来的薄膜看起来毫不起眼,但是贴上去之后,连一秒钟的时间都没有,立刻有一种清凉的感觉传来,随后,那强烈的痒感竟立刻消失了!
 
    “好神奇!”张斐然情不自禁的惊呼道,习惯了西药的她又怎么能够体会到大华夏路边一叶一草的神奇?
 
    “没常识。”
 
    苏锐撇了撇嘴,然后转身走开了。
 
    “你去哪里?”张斐然见状,不禁问道。
 
    现在周围的天色越来越暗了,虫子的叫声也渐渐停歇,这让她的心里非常不安。
 
    “去找点吃的,我午饭还没吃呢,肚子都快饿扁了。”苏锐头也不回的说道。
 
    “你等等!”张斐然看起来有些微微的慌乱,欲言又止。”怎么了?“苏锐皱了皱眉头,问道。
 
    “你能不能不要让我一个人呆在这里?”张斐然咬了咬牙,还是把心中的担心说了出来。
 
    苏锐对这女人并没有什么好感,毕竟是张家的杰出子弟,立场和自己从根本上就不一样,还是保持点距离比较好。
 
    “你穿着连衣裙和凉鞋,在这深山老林里面根本没法行动,明白么?那些草木会把你的腿划的不像样子的。”苏锐嘲讽的说道。
 
    “那我该怎么办?”张斐然知道苏锐说的是事实,但是让她一个女人呆在这深山老林里面,她是真的害怕。
 
    “很简单,把自己锁车里好了,一般的动物也伤不到你。”苏锐说道:“要是热,你就把空调打开,反正剩下的那点油量足够吹冷风的。”
 
    说完,苏锐便跳下了公路,进入了山林里面。
 
    其实,所谓的公路,不过是仅仅能容得下一辆车进出的小道而已,天知道张斐然怎么能开到这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