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便是坐在车子里面张斐然也仍旧是清楚的闻到

 看着苏锐的影子消失了,张斐然的心登时就有点慌,她连忙回到了车里,把车门紧紧锁上,似乎这样才能给自己带来一些安全感。
 
    张斐然坐在车子里面,为了防止蚊虫进来,把车窗关的紧紧的,把空调打开,也不管这样会让她本来就不多的油量更少了。
 
    警惕的看了周围一会儿,张斐然心想这也许并没有什么危险,于是便拿出手机,开始玩单机版的植物大战僵尸,这种游戏是此时她能找到放松状态的唯一方式。
 
    不过,刚刚玩了一会儿,张斐然的肚子便咕咕叫了起来,她早晨就没怎么吃东西,这会儿都快饿的前胸贴后背了,可惜,车里除了一箱矿泉水之外,并没有其他的食物。
 
    半个小时之后,苏锐从树林里面钻了出来,在他的手上,居然还拎着两只被拔了毛的野鸡!
 
    “我的天!”见此情景,张斐然的脸上露出了惊喜之色!
 
    当然,这惊喜不是针对苏锐的,而是针对野鸡的!
 
    “你是怎么做到的?”张斐然连忙开门下车,惊呼道。
 
    捕捉到了野鸡就已经非常不容易了,他居然还清洗了褪了毛!
 
    “这太简单了。”苏锐并没有说太多,而是说道:“对了,这两只野鸡都是我的,没你什么事啊,想要吃东西,你自己弄去。”
 
    这也就是因为张斐然之前没对苏锐做过什么害他的事情,否则的话,若是换成张飞鸿张曦予等人,苏锐才不会那么客气呢。
 
    “你怎么那么没有绅士风度!”张斐然不禁气冲冲的说道。
 
    “绅士风度?那是什么?能当饭吃吗?”苏锐呵呵一笑:“你要是饿了,就去多喝点水,放心,你哪怕三天之内都只喝水不吃饭,也不会饿死的。”
 
    张斐然冷冷说道:“好,你给我吃,我还不吃了,廉者不食嗟来之食!”
 
    说着,她走到后备箱处,拿出一瓶水来,咕咚咕咚的一口气喝光了!
 
    苏锐笑着看了她一眼,张斐然气呼呼的又回到车里挨饿去了。
 
    不过这个时候,苏锐居然拉开车门,从储物盒里摸出了一个打火机。
 
    “那是车里的,不是你的,你不能用。”张斐然说道。
 
    没想到苏锐根本不答话,而是示威一般的笑了笑,晃了晃手里的打火机。张斐然又不能抢过来,只能自顾自的生闷气。
 
    他捡了一堆树枝树叶来,然后用随身携带的军刺在野鸡上面划了几条深深的口子,随后直接架在火上烤。
 
    不一会儿,野鸡的香味就飘了过来,即便是坐在车子里面,张斐然也仍旧是清楚的闻到了这种味道,她的肚子又开始不争气的咕咕叫了起来。
 
    “混蛋一个!”她低声的骂了一句,盯着那个不断翻转着烤鸡的身影,情不自禁的咽了一口口水。
 
    受到香味的诱惑,张斐然感觉到自己的肚子更饿了,于是又拆了一瓶矿泉水,一口气喝掉了半瓶。
 
    过了十来分钟,烤鸡的香味已经非常浓郁了,张斐然哪怕捏着鼻子也躲不掉那味道的袭击,实在是太诱人了些。
 
    苏锐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了几片叶子,捏碎了洒在鸡肉上面充当调料,被火一烤,更加浓郁的香味便涌了出来!
 
    过了两分钟,两只野鸡都被烤熟了,苏锐也不嫌烫,拿起一只便开始大快朵颐了起来。
 
    看着苏锐那风卷残云的样子,张斐然觉得自己更加受不了了。
 
    苏锐还很贱的一边吃一边挑衅的看着她,后者只能挪开目光,但是肚子越发不争气的咕咕叫。
 
    终于,苏锐似乎是觉得自己玩够了,于是撕下了一只鸡腿,走到了车窗边。
 
    “出来吃吧。”苏锐拿着鸡腿在张斐然的眼前晃着。
 
    后者已经被诱惑的不行了,不过她又想起来之前说过的“廉者不食嗟来之食”的话,于是冷哼一声,转过头去。
 
    苏锐哼了一声,摆了摆手:“都是你的了。”
 
    张斐然居然发出了一声类似欢呼的声音,然后便扑了过去。
 
    ——————
 
    ps:我昨天说今天一定不会有互相伤害了,结果“l涵哥哥”就在夜里成了盟主,今天继续四更!
 
    “l涵哥哥”看到后,请加vip群:202743746。
 
    感谢靓靓上海妹子的万赏助攻!
 
    好吧,让我们的互相伤害永无止境吧!
 
    从中午十二点一直停电到现在,快被折腾坏了,终于来电了,谢天谢地,抓紧更新……还有三章等着我,加油加油。
 
 第1420章 突如其来的袭击!
 
    “我去,你这也太能吃了吧?”
 
    苏锐盯着眼前一地的鸡骨头,吃惊的说道。
 
    他完全没想到,张斐然爆发的出来的战斗力竟然如此惊人,一只野鸡外加一只鸡腿,竟然全被她给解决了!
 
    苏锐一脸鄙视的说道:“你知道你这吃相有多难看吗?”
 
    张斐然似乎也哟点不好意思,举着油汪汪的手:“刚刚实在是太饿了。”
 
    “我想洗手,怎么办?”张斐然说道。b小说 r />
 
    “你的车里不是有矿泉水么?”苏锐说道。
 
    “矿泉水留着喝,能省一点是一点吧。”这张斐然倒也明白这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