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声惊叫便伴随着摩托车消失在了浓浓的夜色之

  “三十米外有条小溪流,你确定你穿着这一身能走过去?到时候浑身伤痕别怪我。”苏锐问道。
 
    “能麻烦你带我去一趟吗?”也许知道是有求于人,张斐然的语气居然变客气了。
 
    “求我。”苏锐说道。
 
    “切,爱带不带。”张斐然说着,自己朝树林里面走去。
 
    苏锐本身也是要去洗手的,他摇了摇头,还是跟上了。
 
    借着月光,张斐然小心翼翼的来到了小溪边上,仔细的洗了洗手,但是无论如何都洗不净上面的油渍。
 
    她正苦恼着呢,发现苏锐揪了几片不知名植物的叶子,在手里揉碎,居然揉出了白色的液体来。
 
    随后他便把手放在小溪之中清洗,所有的油污全部洗净了。
 
    张斐然简直像是在看变魔术一样,她也连忙如法炮制,发现双手清洁如初了,这个小小的发现让她不禁心情大好!
 
    “苏锐,你是怎么知道这些的?”张斐然略带欣喜的说道:“特种兵的野外生存教科书还真是应有尽有啊。”
 
    苏锐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不好意思,教科书上可不管你手上有油的时候该怎么办,这都是自己摸索出来的。”
 
    “还有你之前放在烤鸡上的那些叶子,比我吃过最好的调味料还要美味!”张斐然由衷说道:“这也是你发现的?”
 
    苏锐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个傻子,说道:“白痴,那是藿香的叶子。”
 
    说罢,苏锐便转身离开了。
 
    “你等等我。”张斐然连忙跟上。
 
    两个人吃饱喝足,回到了车子上面,由于烤鸡的作用,让张斐然对苏锐也没了最初的反感。
 
    两个人都坐在车子里面,谁都没有讲话,苏锐干脆闭目养神了。
 
    过了一会儿,张斐然又开门下车了。
 
    “你要去哪里?这里黑咕隆咚的可不安全。”苏锐不禁说道。
 
    “我去卫生间。”喝水的后遗症出现了。
 
    张斐然虽然知道这种时候在野外该怎么解决,但是一个男人就在附近,让她还是有点不太好意思的。
 
    “哦,去吧。”苏锐叮嘱了一句:“当心屁股别被蚊子给咬了。”
 
    张斐然狠狠把车门关上了。
 
    她并没有离开的太远,而是走到了后视镜看不到的角度便蹲下了。
 
    当然,苏锐也没兴趣偷看她,一直在车子里面闭目养神着。
 
    就在这个时候,前方忽然有灯光照过来了!
 
    这灯光明显是经过改装的,亮的让人完全无法直视!
 
    苏锐被刺的睁不开眼,从引擎的声音隐隐的判断出来,来者是一辆越野摩托车!
 
    在这种时候出现了越野摩托车,本身就是一件非常意外的事情!
 
    虽然极少有人知道这里是陆特总部,会有驴友不断往里闯,但是这摩托车大晚上的想干什么?难道说也是迷路了?
 
    苏锐的心里面本能的升起了一股警兆!
 
    可是,这摩托车的速度确实很快,几秒钟的工夫就已经从苏锐的身边穿了过去!
 
    而这个时候,方便结束的张斐然才刚刚站起来,她同样被灯光刺的睁不开眼睛,站在原地不敢乱动。
 
    可是,摩托车从张斐然的身边呼啸而过,而从摩托车的后座上忽然伸出了一双手,拦腰抱住了她!
 
    张斐然只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一轻,便被抓了起来!
 
    “啊!”
 
    她只来得及发出了一声惊叫,便伴随着摩托车消失在了浓浓的夜色之中!
 
    这是巧合,还是绑架?
 
    追了一分钟,苏锐终于看到了那辆越野摩托车的影子!
 
    车上应该有两个男人,后排的那个家伙正抱着张斐然呢!
 
    被两个男人紧紧挤在中间,张斐然动弹不得!
 
    苏锐咬了咬牙,一踩油门,车子再度加速!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前面的摩托车忽然转了向,朝着树林里面钻去!
 
    这是一辆越野摩托车!这种地形对于它来说并没有太大的难度!
 
    苏锐减速不及,已经呼啸着冲了过去!
 
    与此同时,那个抱着张斐然坐在后排的男人已经半转过身体,然后朝着苏锐的轿车连续开了好几枪!
 
    这手枪的枪口安装了消-音器,因此并没有发出太大的声音!从这一点就可以看出,他们早有准备!
 
    还好,那几发子弹都打在车身上,并没有对苏锐造成太大的危险。他连续猛刹车,车子又冲出去上百米才堪堪停了下来!
 
    但是,张斐然什么时候见过这种场面,仍旧在不断尖叫着。
 
    “给我闭嘴!不然老子上了你!”那个坐在后排的男人恶狠狠的说道。
 
    他戴着头盔,张斐然并不能看清楚他的表情,但是从对方的语气之中,她还是能够感受到一种清楚的威胁之意!